【大案追踪】正月初五的火光

 



24年来,庞小云经常被刘小峰打得死去活来,被打急了,她就往外跑。就这样,刘小峰逢年过节都过来找老庞太太闹腾、要媳妇,不是话语威胁就是下跪求情——

 

正月初五又叫“破五”,在北方,这是春节后的一个重要节日。这一天,阖家老少要团聚一堂,放鞭炮、吃饺子、驱邪祟、迎财神,准备迎接春天的到来。

2019年正月初五,黑龙江省伊春市铁力市朗乡镇75岁的老庞太太,却接了个很特殊的“大礼包”。

老庞太太是本地人,她的老伴去世20多年了,大儿子、大女儿、小儿子、小女儿经常过来看她,一家人倒也过得和乐安稳。老庞太太以算命打卦为生,十里八乡哪家孩子有外病了,都找她“扎咕”(治疗),与街坊邻居处得也是相当好。

但最让老庞太太头疼的是小女儿庞小云的婚姻。24年前,在外打工的小女儿忽然大着肚子回来,身后跟着一个打工时认识的男青年刘小峰。老庞太太觉得,孩子都有了,就张罗结婚吧。张罗完小女儿结婚,老太太又张罗给他们买房,给刘小峰买摩托车做“拉脚”(开车运送)生意。虽然刘小峰两人一直没有办理结婚手续,但为了小女儿的幸福,老庞太太样样做得很到位。

庞小云在家第一次挨刘小峰打时,她劝庞小云还是回去过日子。老庞太太说,男人嘛,压力大,难免会喝点酒,找自己的老婆撒气,且家丑不可外扬,日子该过还得过。可是第二次、第三次……24年来,庞小云经常被刘小峰打得死去活来,被打急了,她就往外跑。就这样,刘小峰逢年过节都过来找老庞太太闹腾,要媳妇,每次不是话语威胁就是下跪求情。所以,老庞太太每次一看到刘小峰,也是气不打一处来。

2017年1月,庞小云又被刘小峰打跑了,老庞太太及儿女们对刘小峰不予理睬,都说不知道庞小云的去向。2018年,庞小云和刘小峰的女儿要结婚,老庞太太几乎倾其所有操办婚事,一来惦记在外漂泊的女儿,二来可怜这个从小就生活在父母打骂争吵中的小外孙女。

2019年的大年三十,她让孩子们找刘小峰过来吃饭,刘小峰说“吃了”,就没过来。正月初五晚上7点,老太太和二儿媳杨红收拾完碗筷看电视,只见刘小峰拎着一个大白塑料桶推门进来,把里面的液体向她身上倾倒,并蹲下点火。她下意识地喊道:“你干什么?!”火光中,她听到刘小峰的最后一句话是:“我给你送个大礼包!”

一死一伤的严重后果

铁力市郎乡镇派出所值班民警臧洪生还清楚地记得,2019年2月9日晚上7点多,他接到纵火举报出警时看到的一幕:滨水家园小区4号楼的商服房屋,老庞太太家门口台阶还燃着明火,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汽油味,室内着火后的场景惨不忍睹。老庞太太已在送医院救治途中死亡,杨红伤势严重,被迅速送往哈尔滨救治。当晚9点,民警在镇铁路社区采石场平房抓到酒气熏天的刘小峰。

2019年2月10日,铁力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办案人王鑫对刘小峰进行第一次讯问。刘小峰,五短身材,读书只读到小学二年级,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

问:你是否知道因何事被公安机关抓获?

答:我知道。2019年2月9日晚7点,我拎着一桶汽油到我岳母家,进屋后朝我岳母泼过去。我用打火机点燃汽油,见火势大了,我就跑了。

问:你拎着多少汽油去的你岳母家?这么做什么目的?

答:50斤的桶,装了30多斤汽油。我要报复我岳母。

问:为什么要报复你岳母?

答:我媳妇跑了两年,不和我过了,我女儿结婚时都没回来。我下跪求我岳母劝我媳妇回来,她们不但不告诉我我媳妇的地址,还挑唆她和我离婚。我恨她们。

问:你媳妇为什么要走?

答:我怀疑她和别的男人有不正当关系,动手打了她。我女儿去年10月结婚,她都没回来,我用红笔在我家客厅壁画上写下我媳妇的名字,并写了很多杀字,从此产生报复我岳母的心理。

问:你说一下2月9日晚你拎着汽油到你岳母家点燃的经过。

答:2019年1月,我就在加油站买好汽油。过年的前几天我问她们我媳妇的情况,她们还说不知道。大年初五,我一个人在家喝了一斤四十多度的二锅头,越喝越来气,就拿着汽油泼到我岳母家里,我告诉她,这是我送给她的大礼包,我媳妇不回来,大家就都别活了。当时着起的火有一米多高,我二次返回屋内,心想自己跟着烧死算了。可是火势太大进不去,我就出门回家了。回家后我又喝了些酒,直到被抓起来。

以下是在9月10日一审法庭,被告人的最后陈述。

问:你现在对你的行为有什么认识?

答:我废了。我也挺后悔,我不该干这种杀人的傻事,这事太大了,我废了。我恨我老丈母娘。我平时夏天出去到三江种地,到哈尔滨工地打工,都能吃点现成的。冬天,特别是过年,我一个人在家不是滋味,日子没法过,我媳妇回来多好,都是我老丈母娘她们挑拨的。我要杀了她们,谁都别想好。

在刘小峰家客厅的正面墙上,挂着一幅流水生财的壁画,“家和万事兴”,“和睦生财”,这是所有家庭共同的期盼。然而,他家壁画上用红笔写满了杀、杀、杀……那歪斜的字迹,看着触目惊心。当人们愤慨暴徒恶行的同时,也为他的无知和不懂法感到悲哀。

被害人家属的申请书

伊春市检察院于2019年6月27日将刘小峰涉嫌以故意杀人罪起诉至伊春市中级法院。

9月3日,伊春市中级法院收到一份申请书,申请人是庞家四个儿女及二儿媳杨红。内容是:我们是刘小峰纵火杀人案被害人家属,请求法院准许我们放弃民事赔偿的请求,强烈要求对刘小峰执行死刑。

伊春市中级法院9月24日判决:一审判处刘小峰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19年10月8日,刘小峰向黑龙江省高级法院提出上诉,“请求改判无期或死缓”,事实与理由是“本人所属犯罪属于家庭内部矛盾,对社会危害性不大,且在归案后如实交代了自己的犯罪事实。现在已深刻认识到了自己的罪行不可饶恕,恳求二审法院给予重新做人的机会”。

二审法庭由黑龙江省高级法院院长石时态担任审判长,黑龙江省检察院检察长高继明代表检察机关出庭依法履行检察职责。

12月6日,高继明赶赴铁力市提审上诉人刘小峰,详细讯问了刘小峰的上诉理由以及犯罪动机、犯罪过程,对刘小峰的犯罪行为进行批评教育。并与一审批捕、审查起诉的检察员及侦查人员进行座谈,沟通案件情况,针对在审阅案件时发现的证据问题向公安机关进行了解,要求公安机关予以补正、补强。他亲自与被害人家属进行会见,了解被害人家属对本案的意见,表达对被害人家属的慰问。得知被害人杨红因本案受重伤后,却没有得到任何赔偿,对一审检察机关提出是否能够对其进行国家救助的意见。通过对被害人家属的询问,得知有新的证人能够证实刘小峰的家暴情况,要求办案组成员及时采证,固定证据。他又亲自带领办案组成员对案发现场及上诉人住所进行踏查,了解现场相关情况。

12月12日,黑龙江省高级法院院长、黑龙江省检察院检察长及相关人员在黑龙江省高级法院召开庭前会议,会议就管辖权、回避、证据展示等问题向控辩双方了解情况,听取意见,达成共识,并定于12月19日开庭审理此案。

长期的家暴和被伤害的亲情

同时被烧成重伤的是老庞太太的二儿媳杨红。“他平时常在我家吃饭,他闺女结婚都是我们拿钱帮着张罗的。”杨红边露出手臂上的烧伤部位边说。

杨红全身烧伤面积达36%,属重伤二级。现在,她的右手蜷曲,左腿不能正常走路,已经丧失劳动能力。

杨红家在老庞太太家楼上的二楼,初五那天晚上6点半左右,其他人都各自回家了,她想多陪婆婆坐一会儿,就在厨房打了盆水坐着洗脚。“大约7点多,我就听着刘小峰进来说‘给你送个大礼包’,然后冲着我婆婆用桶泼洒汽油,接着屋里就着火了。我见婆婆烧成个火人,我拿着大衣就过去帮她扑火。火越烧越旺,只听我婆婆对我说‘杨红,快去厨房,别管我了……’”说到这里,她眼圈红了,声音很轻,但很坚决,“我们一家人对他太好了,他这么做,不可饶恕。”

如今这间商服房间已粉刷一新,被老庞太太的大女儿改作早点小吃铺。她用微信为我们连线在外打工的庞小云。视频中的庞小云齐耳短发,说话干脆利落。她在青岛打工,穿着一件羽绒棉袄。母亲去世后她曾回来过,一年时间快过去了,提起此事,她仍不禁满面泪痕。

“我是在大连打工时和刘小峰认识的,他当时很能干活,我大着肚子回娘家结了婚。他和他家那边的亲戚不来往,我家这边,从我妈到我两个哥一个姐,我们全家人,不论吃穿用度,都没亏待过他。我妈还给我们买了房子,给他买摩托车‘拉脚’挣钱。他总怕我家人瞧不起他,他不愿意我在外面和男人说话,他想不开就喝酒,喝完酒就往死里打我和女儿。一次他逼我把金戒指吃到肚子里,一次他把我打得昏死过去,还有一次他踹折我的肋骨。我的眼睛被打得乌青是常事。我们没有做结婚登记,他打我,家里人也没报过警,毕竟我们还有一个孩子。我拿他没办法,心死了,2017年,我就跑到山东打工。”

她哭诉着自己被家暴的种种情景,讲述自己的家人为了安抚刘小峰,如何隐忍,如何照顾他,如何给他们的女儿置办婚礼。“他必须死!他不死,我家的哥哥姐姐也得让他惦记着早晚给害死,还有我们家的孩子们......”说到这,视频里的她无助地大声痛哭,请求办案人将被告人绳之以法。

“他不是人,太没良心了,女儿结婚都是老庞太太拿钱张罗的。”一起打工的邻居王三此时正好走进屋里说。

老庞太太的二儿子庞小林说:“我把我母亲抬出来的时候,她已经烧得没有人样了。杀人偿命,何况我们一家人对他那么好。我们希望依法严办,没有任何饶恕他的余地。”

在6月20日的提审中,当办案人讯问刘小峰现场的一把砍刀他是否认识时,刘小峰说:“那是我家的。我是怕屋里人多,撕不过他们,所以拿了把刀。”他的解释让人不寒而栗。

最后,我们又连线刘小峰的女儿,她目前在沈阳打工,2018年10月结了婚。“我爸总打我妈和我,只要他心情不好,就拿我妈出气,后来我妈忍受不了,就偷着跑去青岛打工了。我爸曾经多次当着我的面说要杀死我妈。其实这么多年,我们一家三口都是我姥姥家的亲属在养活着。我结婚了,我姥姥还偷着给我钱。我爸天天去我二舅妈(杨红)家里蹭饭吃。”当检察官王宁问她是否为刘小峰的罪行求情时,她垂下眼帘说:“请一切依法办理。”

二审审理正在进行中

2019年12月19日,黑龙江省高级法院二审开庭,黑龙江省检察院检察长高继明出庭支持公诉。

在法庭举证阶段,多媒体监控视频展示这样的镜头:2019年2月9日晚7时许,一个身影闪到老庞太太家的后窗,向屋里看了一下,然后踢开正门,瞬间屋里火光四起,玻璃炸裂。这个身影夺门而出,过了一会儿又进屋,由于流进了新鲜的空气,屋内的火似乎更大了。这个身影旋即又出来,消失在黑夜里。

随后,高继明作为公诉人发表起诉意见:“依据本案的性质、手段、情节和后果,建议二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对上诉人刘小峰维持原判。刘小峰故意杀人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刘小峰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原判定性准确,量刑适当,应予维持。”

高继明在庭审中分析案情时说:“上诉人刘小峰因为猜疑、家庭暴力,导致女友庞小云负气出走,可以想见的是,一个中年女人离开自己成长的家乡、疼爱的女儿、依赖的亲人,是迫于怎样的压力才作出如此无奈的选择,而刘小峰不思悔改,不能正视自身存在的问题,反将家庭破裂原因迁怒于无辜的二被害人,将家庭暴力升级为犯罪暴力,造成一死一重伤的严重后果,自己也身陷囹圄,受到法律的严惩。家庭矛盾处理不当,最终酿成悲剧”。

在发表最后的公诉意见时,高继明说:“针对这起严重的暴力犯罪的审判,随着即将敲响的法槌即将告一段落,但刑事审判环节的结束,并不意味着案件对被害人的伤害、对社会的影响能够画上休止符。我们在这里惋惜逝去的生命,更能切身感受到另一位重伤的被害人在后续治疗中还在承受的巨大的身体和精神苦痛,我们希望这次庭审能给社会和公众带来的不仅是远离犯罪的警示,更是如何处理好家庭矛盾的思考”。

高继明提醒大家:“‘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婚姻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家庭的稳定和谐对社会的安定有着重要的正向作用,我们希望通过今天的庭审,能唤起社会和公众对家庭纠纷化解工作的重视。我们呼吁每一个社会组织,发挥自身能量,积极调解纠纷、化解矛盾。检察机关也会竭尽全力为家庭纠纷调解工作提供一切必要的法律支撑。让悲剧不再重演,让每个家庭更和睦、更和谐,让社会更加稳定!”

目前,法院尚未进行二审宣判。(本文涉案人员皆为化名)


 


关闭窗口

网站首页加为收藏设为首页联系我们旧站入口


联系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长江路85号 邮政编码:150090
黑ICP备05000574号 技术支持:龙检新媒体工作室